【罗浮生/杨修贤】水花(3)

我要转发一下我的车
开车真的hin累

离犁:

前文(1)(2)


黑道生哥AU;修修&澜澜兄弟私设❗️


一辆垃圾车加一点剧情



翻车点这个 ao3应该不会翻吧祈祷,可能有点慢但打得开的


或者👉 http://fx.weico.cc/share/31325588.html?weibo_id=4268713152752492


(作者的老脸ooorz)


TBC.

2018-08-03

【DBH】Human Error/人性错误(2)

CP:马库斯/康纳,全员

Summary:康纳发现自己出现在了数月之前,一切开始之前。

(1)

(2)


“拿铁,低咖啡因。”

马库斯在买咖啡。


咖啡厅狭小的环境并不适合轮椅的行动,卡尔向来不愿意给任何人添麻烦,“有的时候你就是担心太多,Markus,”卡尔挥手,“只是把我放在人行道三分钟而已,希腊人不会攻进城内的。”


马库斯无法拒绝卡尔,只好小心翼翼地把轮椅安放在落地的玻璃窗外;他在吧台看着咖啡豆被投入研磨机里,PL200的仿生人娴熟地拉着花,一个六芒星的图案,点缀在一朵盛开的烟花旁边,非常漂亮。马库斯又看了一眼窗外,有学生模样的三五个年轻人正同卡尔交谈。


“Handsome...

2018-06-26

【DBH】Human Error / 人性错误(1)

CP:马库斯/康纳,全员

Summary:康纳发现自己出现在了数月之前,一切开始之前。


(1)


这不是一个该问的问题,康纳下一秒就清晰地意识到。


更何况他是RK800原型机,价格昂贵,型号先进,功能齐全,这种问题无异于程序错误、电板短路;但是话已出口,他能够做的唯有等待。康纳在裤缝边缘敲了敲手指,不出意料,眼前的人类习惯性面露嘲讽,不耐烦地看他一眼,


“你有什么毛病,机器?没装载过日历?”


2038年8月16日,康纳当然记得这个日子,他昨天晚上刚刚爆了一个异常仿生人的头,被射中一枪,自行处理了破损的仿生皮肤组织,挂了一支蓝血,回到DPD关机休眠;被救下的女孩儿裹...

2018-06-24

杀蟒 前男友(完)

填坑

被屏蔽了orz

19~20

21~尾声


写这个CP本来是一时兴起,竟然啰啰嗦嗦写了这么长,还有姑娘在催文,让我受宠若惊,你们是支撑我小半年之后回来平坑的动力。

写文章的时候一直很纠结,杀和蟒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,让他们两个为感情苦逼兮兮总觉得有哪里不对,他俩又都不是对感情未雨绸缪的类型,这也是我写闫王那一对想表达的,两种爱情是截然不同的,闫王那种深思熟虑的爱情不适合杀蟒,也不会是杀蟒,他们两个到底还是活在当下的少年,许昕曾经或许期待过陈玘会给他一个承诺,但承诺终归虚妄,相爱的感觉才是真的。

所以最后给了他俩一个抛开一切纠结只管现在相爱开心就好的结局,未来的一切交给时间去解...

2017-12-21

【正联/Halbarry】Can't remember to forget you (二)

梗概:Barry开始忘掉一些东西。

前文(一),文章的分级瞬间从G上升到R...[点烟]

二、


1


蝙蝠侠抬起了一边的眉毛。


高高的。


这就是你们送给我的回国大礼?他仿佛在问。


是的,一个诡异的外星魔法生物,还有一个忘掉你的闪电侠。


“至少没有战损。”超人安慰地说。


他看起来想要拍拍蝙蝠侠的肩膀。


蝙蝠侠没有理会Clark,他穿着他的西装,风度翩翩地走到圆桌旁,拉开椅子坐下来。


 “闪电,”他翘起腿,面对Barry,“怎么回事?”


被点名的闪电侠耳根有些发红。


Barry带着一副背叛了昔日旧友的模样挪动到了正义联盟...

2017-11-21

【正联/Halbarry】Can't remember to forget you

梗概:Barry开始忘掉一些东西。

设定大概混合了DCEU的正联电影,正联动画和动画电影,仅以此文奶一口DCEU的绿灯,灯戒都出现了,哈尔还会远吗!


一、


1


并不能责怪一个急着出门奔赴命案现场的、中心城最优秀的鉴证科科员出门忘记带伞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。


“你应该知道的吧Hal,”Barry抱着咖啡杯,“我们干坐在这里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”


他蜷缩在高脚凳上,看起来有些冷。


窗外在下很大的雨。


Hal看了一眼落地玻璃上不断滚落的水珠,目光随即回到Barry身上。


“我可以带你回家,”他挥了挥右手上的戒指,咧开一个过分夸张的笑容,“用一个粉绿色的挡...

2017-11-20

【杀蟒】前男友(18)

短更复健一下,也许会日更(maybe

前文,被基友嘲笑搞同人像写论文

18


“王励勤,”闫森控诉道,“他就是木鱼脑袋!”


陈玘赶忙拍拍闫森的肩膀,并且非常拙劣地安慰他,“也许力哥有他自己的考虑。”


然而闫森并没有理会陈玘的安慰,他继续苦大仇深但面无表情地控诉王励勤——闫森就是有这种奇怪的本事,“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!我和他一起照顾许昕的那段日子,他觉得许昕影响到我们的感情了吗?”


陈玘干笑了两声,为了化解不知所言的尴尬赶紧低头看了看表。


现在是周二,刚过晚上八点,他们下午完成了公司的诸项事宜,晚上碍不...

2017-09-22
1 / 3

© 莱总的兔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